71年历史的省评剧院:道外的“百老汇”

黑龙江网  2022-11-23 19:45

  作者:杨北星

  信步哈尔滨道外,偶然走到北三黑龙江省评剧院老址,眼前的剧场和与之一体相连的办公楼早已封闭,但楼前仍挂着评剧院牌子。作为剧院的编剧,我1980年从省艺术学校编剧大专班来到这里,至2010年退休,在此整整工作了30年。这里的一切,给我留下了种种抹不去的记忆。

如今的省评 松花江剧场 赵泽琦摄

  剧院坐落在靖宇大街和升平街之间狭窄的北三道街上,北邻松光电影院,南邻正阳楼、道外书店和第四百货商店;剧院两侧和对面,遍布各种商铺、酒馆、剃头棚、摊贩。这里一年四季都很热闹,白天人声鼎沸,叫卖揽客声不断;夜晚灯火通明,锣鼓弦歌纷扬,人们争相前来看戏,是个地脉和人气很旺的繁华地带,使剧院接地气的人气,兴旺发达。

  省评剧院于1950年12月5日在牡丹江市东北剧场成立,定名为“松江省文联评剧团”;1951年6月由牡丹江迁入哈尔滨,更名“松江省实验评剧团”;1952年12月,松江省鲁艺文工团 50多人调入评剧团,更名“松江省歌剧团”;1953年9月,原鲁艺部分人离团,“松江省歌剧团”则更名“松江省评剧团”;1954年8月,原松江省与原黑龙江省合并成黑龙江省,剧团遂更名“黑龙江省评剧团”;“文革”期间被冠以“黑龙江省革命评剧团”称谓;1970年3月,原黑龙江省革命评剧团与原哈尔滨市革命评剧团合并,改称“哈尔滨市革命评剧团”;1972年黑龙江省评剧团重新恢复建制;1990年经上级批准,定名“黑龙江省评剧院”;2013年经文化体制改革,又更名为“黑龙江省评剧艺术中心”(仍简称省评)。

  省评办公楼与剧场紧紧连为一体。但在解放前,办公楼和剧场却并非一家。过去,这座三层小楼是长江旅馆。而旁边的剧场则另有所属。1908年(清光绪三十四年),商人于为林在北三处买地,建起木制结构的“辅和茶园”,这里集喝茶、看戏、听书、杂耍为一体,是傅家甸首座大型综合娱乐场所。于为林病故后由其弟于震林经营。1919年茶园毁于大火。1920年在旧址翻建成古色古香的二层木制结构的戏园子,称“新舞台”,二楼设有包厢。开业初,曾请名伶杨小楼演出,数日座无虚席。1947年新舞台归东北文协领导,改称“东北人民剧院”。1951年松江实验评剧团入驻于此。1952年于震林侄孙于学栋买下长江旅馆,与剧场打通,使二者合成一体。1953年于学栋将产权交给国家,同年进行大修,改长条凳为排椅,改大铁炉为暖气。1961年又大修,改木柱为钢管柱。1964年再次翻建,改木制结构为砖混结构。1965年改称“松花江剧场”至今,仍属省评。

  60多年来,省评在这里经历了风风雨雨,也造就了繁盛与辉煌。从其建立到1990年代前期(“文革”除外),始终是兴旺向上的局面。建团排演的第一部戏是《刘胡兰》。此后创作演出了《葡萄与嫁妆》《猎犬失踪》《烈火丹心》《被追求的姑娘》《莽莽青纱帐》《苏宁》《大山里》《喜鹊登枝》《半江清澈半江红》《花木兰》《贼老爷》《叛逆的皇妃》《金兀术》《大海潮》等大量现代与历史剧目。剧院也十分重视创作、排演儿童戏,推出了《刘文学》《三少年》《宋庆龄和孩子们》《真假警察》《雷锋的童年》《小草》等一大批优秀儿童剧目。其中《宋庆龄和孩子们》在天津受到国家文化部、全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委员会、中国儿童戏剧研究会的表彰;后来又受到中共黑龙江省委、省人民政府的表彰。

省评剧院松花江剧场 王焕堤绘

  诸多创作演出的新剧目和传统剧目,在不同时期,锻炼、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名演员和新秀。建团初始的刘晶瑛、肖丽华,红遍牡丹江、松花江流域的许多地区。随之,又造就了吴素舫(原名吉维青)、碧燕燕(原名韩世鸾)、杨振邦、姜丽娟、郑敏等一批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。他们的演出广受热捧,深受赞誉。很长一段时间,在广大观众中流传着一句话:“宁可不吃饭,要看碧燕燕。”很有后来“追星族”们的追星之势。当时剧团的名角很多,在剧场和松光电影院之间,有座长形的砖木结构二层楼,是剧团的住宅楼,楼前贯通着长长的木走廊,随便推开走廊旁的一扇门,都有可能见到很有名气的演员。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又先后出现了刘淑琴、李金声、曹阳、张丹、张选、于淑贤、马惠民、崔鲁囡等声名远播的优秀演员,马惠民还获得了“第十届中国戏剧梅花奖”。到了新时期,又出现了以王向阳为代表的一批优秀青年演员。王向阳专工“闺门旦”与“青衣”。她不仅身材苗条,扮相美,而且嗓音甜润,唱腔优美脆亮,婉转动听,被新凤霞看中收为关门弟子。她主演的《悲天曲》《喜鹊登枝》《血溅乌纱》《半江清澈半江红》《明月初照人》《山秀》《风雪夜归人》等诸多大戏,都显示出艺术功力,深受观众喜爱,也获得过很多奖项,因其在《喜鹊登枝》中的出色表演,还获得了“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”,成了剧院的台柱子,又成为黑龙江省评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她的学生赵洋,也专工闺门旦和青衣,先后主演了《青柳》《大山里》等多部大戏,成了剧院新一代的挑梁人,并成为黑龙江省“六个一批”优秀人才。

  演员效应和剧目效应,使那时的省评门庭若市,很多戏经常会一票难求,有时“走后门”也弄不到票,必须提前预订。记得我到省评不久,就创作了新戏《泪美人》,剧团连演不衰,场场爆满,引起轰动。当时正热播电视剧《霍元甲》,人们争看电视,冷落了剧场,其他剧团均已停演,只有省评还是票源紧张,得提前多日订票才能看上戏。一天傍晚,外乡一百多名农民,乘坐数辆拖拉机到松花江剧场看《泪美人》。但当天根本没票,公安部门曾出于安全考虑,规定不准卖站票,而那些农民又苦求不走,团领导只好请道外公安分局治安部门的人到剧场来处理。公安人员也劝不走那些人,破例同意卖楼上的站票,一些民警也留下帮助维持秩序,一连多日如此。由此可见当时省评红火之一斑。

  省评不但出了很多优秀评剧演员,也出了多名走红的影视演员。记得剧团有个漂亮的青年女演员,叫刘佳,戏演得不错。1977年,电影《黑三角》将其选入剧组,扮演片中那个青春飞扬的于秋兰,她以清新亮丽的银幕形象而一炮走红。后来又主演了《戈壁恩仇录》《戈壁母亲》《张小五的春天》《家有九凤》《任长霞》《密战》《你是我的幸福》等数十部影片和电视剧,并成了各种影视奖项的获奖“专业户”。继其后,省评青年女演员韩广萍,参加了影片《她从雾中来》的拍摄,1983年又主演了影片《爱并不遥远》,使她名噪一时。再其后,省评青年女演员孙宁也走进影视圈,先后出演了近20部影视剧。2003年她在电视剧《金粉世家》中饰演大少奶奶吴佩芳,成为影视圈备受关注的新人。而2005年电视剧《京华烟云》的热播,则奠定了孙宁在影视圈的地位,也被媒体称为“中国第一少奶奶”。之后,孙宁在电视剧《老大的幸福》《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》中接地气的精湛表演,更让她人气与影响力大幅度提高。2013年,孙宁与张涵予、黄渤、刘烨三大影帝联袂主演的电视剧《火线三兄弟》,让她成为当下影视圈炙手可热的女演员。她们的成功,与省评的培养密不可分。

  站在省评的老址前,思绪漫游,心难平静。我望着三楼上靠边的一扇窗,窗内是间只有7平方米的小屋,那里曾是我个人的创作间兼卧室,我在这里居住了15年。屋中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写字台。这里聚集着我的生活点滴和创作甘苦。每天拂晓,我都会被奶站的搬运声和街上早市的喧闹声吵醒,于是在演员们练早功的“咿咿、啊啊”声中和白天排戏的锣鼓琴唱声中,进行着一天的笔耕,直到更深夜静才能睡下。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,写出了

  《美女蛇奇案》《魔海谍影》《情恋魂牵》《金鞭记》《丹妮小姐》《奇剑艺侠》《游龙侠影》《闯关东前传》等 13 部长篇小说,创作、改编了《叛逆的皇妃》《喜鹊登枝》《悲天曲》《醒龙木》《苏宁》《山秀》《青柳》《鲜儿》等近百部大中小剧本。斗室逼仄,创作艰辛,但它却使我在这里走向了文艺道路的深处,逐渐成长和成熟起来。

  这里也给我带来许多欢乐。办公楼的一楼是后台化妆室和服装室,二楼是办公区,三楼则多是宿舍。剧院有很多男女学员和青年演职员来自外地,或是从艺术院校分配来的,都分别住在男集体宿舍和女集体宿舍(也有单身宿舍)。前面提到的刘佳、韩广萍、王向阳、孙宁、赵洋等人,都先后居住在这里。白天,大家或是在这里背台词,对戏,或是和我一起分析剧本与人物。每到晚上演出结束,三楼就变成了欢乐的场所。大家演出余兴未尽,依然说说唱唱。住在单身宿舍的两个老剧作家和其他老人儿,会经常轮流买来酒菜,放在长条木桌上,让我们这些“孩子们”吃夜宵。他们则不吃,只是坐在一边,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吃喝笑闹,露出一脸的幸福感。这使我们这些青年人有在家的温馨感。后来大家都先后成了家,搬出了宿舍,只有我还“独守田园”。各间宿舍都逐渐变成了办公室,一到夜晚十分寂静,我虽有些失落感,却也能更加静心写作。

  老址成了危楼,剧院只好在数年前搬到别处,将这里封闭起来。这几年老楼倒塌还失火一次,我望着小楼和剧场陈旧斑驳的墙壁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这里有历史的印迹,有曾经辉煌的印迹,更有我和省评人情感的印迹。我真希望这里能快快翻建,让省评在现代化、多功能的新剧场里,创造出新的更大的辉煌。

  杨北星:国家一级编剧,中国戏剧家协会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几十年来在黑龙江省评剧院创作、上演、发表大型舞台剧目《叛逆的皇妃》《鲜儿》等40多部;长篇电视剧《闯关东前传》《大河儿女》;长篇小说《美女蛇奇案》等5部。5次获得国家“五个一工程奖”“中国戏剧文华奖”“中国戏剧奖·曹禺剧本奖”“中国戏剧文学奖”“广播剧国家政府奖”等。

责任编辑:张宇 审核:刘海龙
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立刻删除。

黑龙江网报料热线:15603667008 微信同号。

推荐阅读